第 14 期

李銳其人其事

李銳其人其事
導語李銳走了。走得冷清而又熱鬧。 冷清的是主流媒體。關于他的逝世、他的葬禮,主流媒體不見有一字的報道,這與2015年鄧力群逝世后的情形形成了巨大反差。熱鬧的是自媒體和社交媒體。一時間,這些輿論平臺上又掀起了一輪反擊李銳及其同伙的熱潮。按說,中國人講恕道,講死者為大,一個人生前再不好,到他死了的時候,也是要表示相當的尊敬的,但是李銳為什么就偏偏成了例外呢?公平地說,這怨不得廣大網友。怨誰呢?一怨李銳自己。是他,對黨和人民不依不饒,臨死還要再瘋狂地咬上一口。既然你不仁在先,廣大網友又何必自作多情,對你報之以義呢?二怨境外別有用心的媒體。是他們狐兔不如,其類死了,非但不去認真地“悲”,反而拿死者當猴耍,擺弄著這具僵尸向黨和人民發難,難道黨和人民就應當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么?

徐慶全:胡喬木談李銳

徐慶全

  徐慶全按(本網做了壓縮——編者)這份談話記錄稿是培森同志給我的。1985年5月6日,胡喬木與《張聞天選集》組張培森、施枯寒二人談話。張培森記錄整理,題為《胡喬木同志的談話》。就談話內容而言,主要是對李銳《重讀張聞天同志的<廬山發言>》一文的意見。記錄者是張培森同志。

異史氏:關于李銳現象的反思

異史氏 

  李銳是一個混進黨內的反黨分子。其墮落在于世界觀長期未能得到改造。他是一個資產階級民主主義者,是資產階級民主主義者當中的資產階級民主個人主義者,是資產階級民主個人主義者當中的極其粗鄙的資產階級民主個人主義者。這種人不單對黨和人民,而且對所有階級和政治集團都是潛在的禍害,因為他除了個人私利外,不會忠誠于任何東西。西方敵對勢力垂青他、收買他、利用他、抬高他,足見其品位之低與無人可用的末路光景。李銳現象的教訓是極為深刻的。我們必須發揚斗爭精神,必須重提改造世界觀的口號,必須嚴肅黨的政治紀律。

 

吳冷西談廬山上的李銳

吳冷西

在八屆八中全會期間,我們比較平靜地從事文字工作的時候,突然發生一件對我們來說相當震動但也并非沒有預感的事。這就是813日楊尚昆同志找我和田家英、胡喬木一起談話。他說,李銳寫了一個材料,里面講了你們很多壞話,說你們攻擊毛主席,攻擊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特別講你們說毛主席現在有點像斯大林的晚年。尚昆同志要我們準備跟李銳對質。他說,這是少奇同志和彭真同志交待他轉告我們的。我和田家英當場就否認,我們說我們沒說過毛主席像斯大林晚年這個話。

 

對于《鄧力群贏了,李銳輸了》一文的修正

異史氏

李銳走了。走得冷清而又熱鬧。

冷清的是主流媒體。關于他的逝世、他的葬禮,主流媒體不見有一字的報道,這與2015年鄧力群逝世后的情形形成了巨大反差。熱鬧的是自媒體和社交媒體。一時間,這些輿論平臺上又掀起了一輪反擊李銳及其同伙的熱潮。按說,中國人講恕道,講死者為大,一個人生前再不好,到他死了的時候,也是要表示相當的尊敬的,但是李銳為什么就偏偏成了例外呢?公平地說,這怨不得廣大網友。怨誰呢?一怨李銳自己。是他,對黨和人民不依不饒,臨死還要再瘋狂地咬上一口。既然你不仁在先,廣大網友又何必自作多情,對你報之以義呢?二怨境外別有用心的媒體。是他們狐兔不如,其類死了,非但不去認真地“悲”,反而拿死者當猴耍,擺弄著這具僵尸向黨和人民發難,難道黨和人民就應當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么?

 

腐化變質分子為何反共反毛?從李某死前承認自己道德品質惡劣談起

 

X死了。這位生前冒充“毛澤東秘書”,對毛澤東和毛澤東時代徹底否定、而事實上卻又以這種方式靠著毛澤東賺名聲吃飯的“著名歷史人物”,死了。

人的一生中,死亡作為自然生命的終點,無疑是具有歷史意義的一個節點,因而一個人臨死前的言行常常被歷史研究者格外留意。晚年以“歷史學者”身份著述的李X,其死亡前的活動,本身也是值得留心的。

 

 

李銳其人其事——李銳百歲,對得起黨嗎?

 

李銳在2016年4月份炎黃春秋雜志發表文章《百歲回首》,形容自己“沒想到能夠活到100歲……我對黨有兩個重要貢獻,一是寫了一本《廬山會議實錄》,如實地反映當時全貌;二是給鄧小平寫了一封信,阻止了鄧力群可能被推舉為總書記。……回首一生,我對得起歷史,對得起黨,也對得起自己。……唯一憂心天下事,何時憲政大開張”。

 

鄧力群贏了,李銳輸了

異史氏

鄧力群去世以后,二、三網友歡呼:“李銳贏了!”

論輸贏須先是對手。說兩位老人是對手,卻也勉強。除1943年的糾葛外,二人一向相安無事。只是到改革開放、鄧力群地位顯赫以后,李銳才開始糾纏鄧力群,而且不依不饒,頗有幾分牛二的“韌”勁兒,然而卻未見鄧力群對李銳出手。一頭要打,一頭不要打,怎能演出林教頭與洪教頭那般放對的好戲?不過,二人的立場、信念、為人倒是截然對立的,由是觀之,也可以一比輸贏。比什么呢?既然皆為高官,按古人的標準,須比“三不朽”,即比德、比功、比言。除此之外,按時尚標準和二人的特殊規定性,還須比一比情。上下相加,總計四項。

頁面
放大
頁面
還原
版權:紅色文化網 | 主辦: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小屯路8號院 | 郵編:100040 | 聯系電話:010-68670060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 備案序號:京ICP備13020994號
体彩p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