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文化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理論園地 ->

歷史

收藏 | 打印-復制 | | | 獻花

新疆軍區進藏先遣連:解放軍歷史上唯一整建制記一等功的連隊

時間:2019-07-09 00:06:09   來源:黨史博覽   作者:何立波    點擊:

新疆軍區進藏先遣連:解放軍歷史上唯一整建制記一等功的連隊

何立波

lb8a7h4.jpg

新中國成立后,毛澤東發出了“進軍西藏宜早不宜遲”的指示。為配合兄弟部隊完成進軍西藏、解放西藏的任務,新疆軍區于1950年春組成了獨立騎兵師,以騎兵第1團第1連作為進軍西藏阿里地區的先遣連。1950年8月1日,總指揮李狄三率先遣連從新疆于闐縣(今于田縣) 出發,以驚人的毅力徒步跋涉數千里,跨越昆侖山、岡底斯山,勝利到達藏北高原,一舉挺進阿里,成為人民解放軍第一支進藏部隊。在進入阿里改則縣扎麻芒堡后遇到大雪封山,后方供給中斷。在極為艱難的情況下,先遣連堅守扎麻芒堡240天,后與獨立騎兵師后續部隊會合,于1951年8月進軍阿里首府噶大克,順利完成解放阿里的光榮任務。

西北軍區于1951年1月30日給進藏先遣連全體同志各記大功一次,先遣連由此成為人民解放軍歷史上唯一整建制記大功(一等功) 的英雄連隊。

阿里,“世界屋脊之屋脊”

在進軍西藏的問題上,中共中央、毛澤東根據形勢發展,經歷了從“條件基本具備加以解決”到“進軍西藏宜早不宜遲”的認識轉變。

1949年11月23日,毛澤東致電西北局書記、西北軍區司令員、第一野戰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彭德懷,明確指出:“解放西藏,不出兵看來是不可能的。出兵當然不只西北一路,還要有西南一路。”毛澤東同時向彭德懷傳達了中央的意見:“關于經營西藏之問題,就現在情況看,應責成西北擔負主要責任,西南的劉鄧擔負第二位之責任。故西南待川康平定之后,即應著手經營西藏。”1950年1月,毛澤東在赴莫斯科訪問的火車上,仍牽掛著祖國的統一大業,作出了“解放西藏宜早不宜遲”的戰略決策。

彭德懷經過大量調查研究后,向中共中央詳細報告了西北入藏客觀困難太大,建議由西南擔負主要任務,由川康入藏,而西北則分新疆、青海兩路加派騎兵,進軍后藏,出兵阿里。

在與西南局、西北局反復商量和認真調查研究以后,中央軍委制定出了“向西藏多路進軍”的作戰方針。根據這個作戰方針,中央軍委決定由駐四川的二野18軍承擔解放西藏主要任務,同時由青海、新疆、云南駐軍派部隊進軍后藏、阿里和昌都南部,從東、西、北和東南方對西藏進行合圍。

根據中央軍委的部署,解放阿里的任務由新疆軍區完成。新疆軍區把解放阿里的任務交給了新疆軍區所屬第2軍。第2軍剛剛開進新疆南部的喀什,政權建設和清剿殘匪的任務相當繁重。接到中央軍委的命令以后,第2軍立即進行全軍動員,著手解放阿里的部隊組建和社情調查工作。第2軍黨委責成軍副政委左齊負責具體籌劃和指揮進軍阿里工作。左齊查閱了當時能搜集到的有關阿里的所有地理、敵情和社會資料,只了解到阿里首府“噶大克”,其他則找不到任何道路和橋梁,新疆居民從來無人翻越過昆侖山。為完成中共中央賦予的解放西藏的神圣使命,新疆軍區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里抽調精兵壯馬,西北局又從青海省抽調來吐化英、彭措扎西等藏族干部,迅速組建了一個獨立騎兵師,師長兼政委何家產,承擔進軍阿里的任務。

阿里地區位于青藏高原的最西部,有“世界屋脊之屋脊”之稱,自然條件十分惡劣。阿里地區面積35萬平方公里,人口3萬,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邊防線長達1000多公里,長期受英國、印度控制,人民過著貧窮落后的原始生活。由于地勢高峻,雪山冰峰林立,這里成為奇寒無比的地球第三極,交通困難,與世隔絕。

新疆軍區獨立騎兵師干部楊昌后來回憶從新疆進入西藏的道路時說:“大約走了五六天,進入了昆侖山區腹地。地勢越來越高,風也刮得越來越急,給部隊行軍帶來了很大困難。那白雪皚皚的達坂,全是直插云霄的峭壁冰坡,隨時都像要塌下來似的,上不去,也下不來,如張著血盆大口的餓虎,使人心驚肉跳。我們小心翼翼地一手牽著馬韁繩,一手抓著前邊馬的尾巴,艱難向前行進,就這樣仍有戰士連人帶馬滑下萬丈深淵。”

在大部隊進藏不具備條件的情況下,新疆軍區決定派遣一個連執行先遣任務第2軍副政委左齊與獨立騎兵師精心籌劃,從19505月起,先后三次派戰斗英雄彭清云帶領小分隊前往阿里偵察,前兩次都失敗了。獨立騎兵師師長何家產再次給彭清云講了偵察進藏路線的重大意義,叮囑他盡管沒把上山的路線探出來,但繼續探路的決心不能變。彭清云第三次偵察時,根據前兩次偵察的情況重新調整了人員和裝備,增加了駱駝和牦牛以補充偵察小分隊的給養,最終到達昆侖山南麓的埋衣山。彭清云命令戰士尋找牧民,找了兩天,一無所獲,但進藏的路線探出來了,沿著這次走過的路,可以向阿里進軍。

新疆軍區黨委根據彭清云小分隊三上昆侖山探路的情況,考慮到大部隊進軍阿里條件尚不成熟,決定先派一個加強連去阿里執行先遣任務。

西北局書記、一野司令員兼政委彭德懷高度重視挺進阿里先遣連的領導人選,再三指示要選好連隊,配好干部。先遣連原番號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2軍獨立騎兵師1團1連,大部分士兵由原國民黨騎兵第4旅8團改編而成。先遣連的不少戰士是在和平解放新疆時從國民黨部隊起義而來,包括連長曹海林。軍師領導親自物色連隊,挑選干部,抽調了20多名戰斗骨干到先遣連,并配備了參謀、干事、翻譯、機要、通信等專業干部,加強武器裝備,提高獨立作戰能力。此外,還派特級戰斗英雄彭清云擔任副連長,派思想堅定、政策水平高、管理能力強的團黨委委員、保衛股長李狄三以團黨委和團首長代表的身份擔任總指揮兼指導員,帶領先遣連執行任務。先遣連以獨立騎兵師1團1連為基礎,由來自漢族、維吾爾族、藏族等七個民族的136人組成。

新疆軍區、2軍領導很關心先遣連的物資準備工作。新疆軍區司令員王震給彭清云小分隊送來5支珍貴的青霉素藥針。1950年7月27日,2軍政委王恩茂來到先遣連,當聽說先遣連還差部分防寒物資時,當即表示全部由軍里解決,還把自己的坐騎送給副連長彭清云。

1950年8月1日,新疆軍區在新疆于闐縣為先遣連舉行進軍藏北誓師大會。先遣連首先翻越橫亙在新藏邊界上被稱為“萬山之祖、百冰之源”的昆侖山。昆侖山平均海拔五六千米,山上終年積雪,冰峰林立。穿越海拔5500米的新疆、西藏交界的界山達坂時,是對先遣連的又一次嚴峻考驗。由于山路艱險,空氣稀薄,雪山行軍使官兵患上雪盲癥。先遣連連長曹海林1983年回憶進藏途中的經歷時,對于共產黨員的先鋒模范作用非常感慨:“我說共產黨偉大,是因為每當到了最困難的時候,就有人站出來伸手向黨要一副擔子壓在自己肩上。當時,我們連里有20多名黨員,雖然多數都是病號,可沒一個孬種,個個都是硬邦邦的,就是倒下也是直挺挺的,不會打彎。第二天過界山,王培林等好幾個輕病號背著重病號爬達坂,為啥?因為他是黨員。記得當時黨員中也有幾個很重的病號,李風云病得昏過去了,放到馬背上自己都不知道,幾次摔下來。他后來就用繩子把自己綁在馬鞍子上,騰出照顧自己的人去幫助其他病號。衛生員徐金金腿腫得穿不進褲子,根本就走不動路,他就拉著駱駝上的繩子往上爬,棉褲都磨出了洞還照顧重病號。當時我和徐金金都是跟馱運組上去的。到達坂頂時他說:‘連長,我實在走不動了,你們先下吧,我坐在這兒休息一會兒,給大伙兒唱段快板鼓鼓勁兒。’我說:‘我等你一起走。’他站不起來了,就半跪著打起了竹板,還笑著唱呢。我感動呀,眼淚都出來了,心想他這不是拿著命搞宣傳嗎,直到現在我還記著他唱的那快板。……你想,人只要有了這口氣,還有什么能難得住的呢?那天我們的隊伍就這樣齊刷刷地過了界山。后來到兩水泉搞總結,我就說先遣連是咱們連的共產黨員背過界山的。”

先遣連官兵克服了重重困難,在嚴重缺氧的情況下,跋山涉水,日夜兼程,風餐露宿,于9月15日抵達藏北。

9月18日,王震親擬電文,把先遣連進入阿里的情況向西北局和中共中央報告:“西北軍區、西北局并中央:我兵團獨立騎兵師進藏先遣連136人,經過45天艱苦行軍,跨越海拔5000米以上的昆侖山區,于本月9日翻過新藏交界處海拔6000多米之界山達坂,到達西藏阿里政府所轄改則地區,行程約計1300華里,9月15日在改則境內建立第一個據點。該連在兩水泉短暫休整后,將留少數人員留守此地,就地轉入偵察情況,尋找藏民,發動群眾,其余大部將繼續向噶大克推進。”

先遣連在大雪封山后的240天里自力更生,實現了糧秣自給

因環境極為惡劣,挺進阿里先遣連的補給極為困難。新疆軍區和各級政府曾三次組織運糧隊進行救援,并為此付出了極大的代價,但終因環境惡劣,均以失敗而告終。1950年10月大雪封山后,先遣連根據新疆軍區“轉入過冬備戰,堅持到明年”的指示,掀起“過冬備戰”競賽活動的熱潮。為了解決糧食不足問題,先遣連盡可能節約糧食,先是每餐每人四兩糧食,后來改為三兩、二兩。大米白面已經所剩無幾,就穿插著吃馬料(豌豆)。噶本政府答應給部隊供應糧食,但從未兌現。牧區不種糧食,在牧民中購買糧食是根本不可能的。先遣連不得不在事先征求當地頭人許可的情況下,依靠獵取黃羊、野馬充饑。

先遣連的被服在進藏前就不夠,加上長期行軍、打柴、打獵,衣服早就爛得衣不遮體。到1951年春,全連只有21件打著補丁的衣服能穿,也只能留著給外出談判和做群眾工作的同志穿。先遣連自力更生,用野牦牛的毛拉毛線,用羊角做針,用裝糧食的麻袋補衣裳。

為了解決住宿問題,官兵們挖“地窩子”。在地下挖一條通道,兩旁掘出并排的“房子”,大的能用帳篷蓋頂,可住10余人;小的用毛刺蓋頂,可住兩三人。藏北氣溫降到零下30攝氏度,大地凍結1米多深,進度緩慢。官兵們就采取“以火烤地、邊烤邊挖”的辦法,加快挖掘進度。不久在這永凍層上破天荒地出現了一座包括工事、宿舍在內的軍營。左齊在回憶錄中寫道:“進藏先遣連前后修筑的地窩子41間,馬棚8座,掩體9個,交通壕9米,碉堡2座。”

阿里解放前只有很少的一些農業區,種著少量青稞,多數人過著原始的游牧生活。面對現狀,駐阿里解放軍決定在普蘭、日土開荒生產,解決部隊口糧,提出了一手拿槍,一手拿鎬,開展“三搶” (搶開、搶種、搶成績) 活動。實行任務到排,承包到班,定額到人。沒有肥料,就四處尋找破舊不用的羊圈。為了趕時令播種,官兵每天超強度的勞動量長達12小時。1952年、1953年僅兩年的時間,部隊就開墾了1100多畝地,收獲糧食近20萬斤,畝產高出當地四成,收獲蔬菜14萬多斤,可自給半年,大大減緩了南疆人民的運輸緊張,改善了自己的生活。更重要的是部隊的生產實踐,激勵了當地群眾從事農業生產的信心,提高了他們的積極性。

先遣連是執行黨的民族政策的模范連隊

對于進藏期間的民族工作,先遣連做了充分的準備。為保證順利開展群眾工作,李狄三召集連黨支部會議,組織官兵認真學習黨的民族政策,請藏族干部介紹藏族的宗教信仰和風俗習慣,并給出去尋找群眾的戰士準備了哈達。

1950年8月15日,李狄三帶領先遣連進到新疆與西藏的界山后初次見到藏民,非常注意民族政策。李狄三拿出花布、茶葉、糧食等送給藏民,很快消除了藏民的疑慮。這時,先遣連戰士們在高原上第一次聽到自己被稱為“夏保,亞古都”(藏語“好朋友”),這是發自藏族群眾內心的稱頌。中秋節晚會上,先遣連官兵輪流表演節目,一名漢族戰士的節目是講故事,他講了“殺韃子”的故事。李狄三感到這個多民族組成的連隊應該提倡民族團結,“殺韃子”故事容易傷害一些同志的感情,當即對那名戰士進行了善意的批評,說這個故事在民族團結的新中國不要再傳播了。

先遣連進入藏北以來,執行紀律比任何地區都更加嚴格,對藏民的寺院、經臺、瑪尼堆進行嚴格保護。初到阿里改則時,藏族群眾對解放軍毫無了解,加上反動頭人的宣傳,他們不與解放軍接近,有的甚至架起獵槍向部隊射擊,少數戰士產生怨言。對此,先遣連又一次進行民族政策教育,號召人人當宣傳員,把發動和團結群眾作為重要任務來完成。他們的做法是政治宣傳、贈送物品和幫助群眾做好事。先遣連利用各種場合給群眾分發毛主席畫像和有關黨的民族宗教政策、《共同綱領》內容的藏語傳單。先遣連在阿里積極為藏族群眾做好事,爭取藏民的擁護。他們召集群眾,給到場群眾發放茶葉、針線、布匹等物品,幫助群眾放牧、打柴、背水、治病等。

先遣連官兵的行動感動了阿里貧苦農牧民,他們沖破阿里噶本政府和反動頭人的封鎖政策和禁令(即不準同解放軍接觸、不準給解放軍帶路、不準給解放軍東西),主動為部隊打柴火、撤帳篷、尋馬匹、送情報、當向導,還送食物給部隊。

挺進阿里途中,先遣連以《黨員課本》為教材組織黨團員上課

在進藏各部隊中,向阿里進軍的先遣連的思想政治工作非常突出。先遣連以《黨員課本》為教材,組織黨團員一起上課,要求他們在艱苦的環境和復雜的斗爭中,充分發揮模范帶頭作用。每逢重大任務下達前,連黨支部首先對黨團員進行思想動員,依靠他們帶動大家完成任務。李狄三帶領先遣連出發后,在青藏高原上克服重重困難,向阿里挺進。在路過海拔5000多米的亂海子時,戰士們患了高山雪盲癥,睜不開眼睛,看不見路。李狄三及時召開支委會、骨干會,了解思想情況,鼓勵大家克服暫時的困難,同大家一起努力尋找戰勝雪盲癥的辦法。

1950年10月,藏北高原已是天寒地凍。先遣連到了阿里改則縣扎麻芒堡以后,大雪封山,后方運輸過不來了。在長達240天的時間里,先遣連沒有了后勤補給。在十分艱苦的歲月里,一些戰士產生了怕苦畏難的情緒。先遣連深入進行艱苦奮斗的光榮傳統教育,廣泛開展“重定計劃”活動。大家用布粘成“計劃牌”“決心牌”,寫上自己的決心,佩戴胸前,作為行動準則,并以此感到自豪。駐扎麻芒堡期間,李狄三發動大家對黨支部工作進行了一次認真評議,進一步嚴格了組織生活制度。在阿里過冬是非常艱難的。先遣連提出了“越艱苦、越光榮,困難面前出英雄”“越團結、越堅強,群眾賽過諸葛亮”“平地起家,藏北高原建樂園”和“革命英雄主義萬萬歲”等口號,并把它們刷寫在駐地的雪墻上,鼓舞大家克服困難。李狄三還譜寫了《戰勝困難》《頑強歌》《光榮小唱》等歌曲,以激勵戰士們的士氣,鼓舞戰士們的斗志。

1951年大年三十,戰士劉守時犧牲,大家都悲慟不語,窩在地窩子里。為營造過年氣氛,李狄三讓戰士掛上燈籠,點燃篝火開晚會。第一項就是祭奠死去的烈士,請他們一起回來過年。隨后大家在哭聲中扭起了秧歌,唱起了《黃河大合唱》等歌曲。在除夕晚會上,官兵們相互拜年,給祖國拜年,通過電臺給首長和戰友們拜年。

在挺進阿里的日子里,總指揮李狄三患了嚴重的浮腫病,但他仍然堅持工作。連黨支部做出決定強制他休息,但他仍然閑不住,讓通信員抱來一堆羊毛,捻成長長的毛繩拴到各班,每天都要吃力地扶著毛繩去各班給戰士們上課,講故事。最后,李狄三走不動了,就趴在地窩子里寫日記,整理材料。連長曹海林再次讓衛生員給他用青霉素,李狄三說:“不用,還是留著吧,以后的日子還長著呢,會用得著的。”政治干事陳信之建議開支委會,舉手表決。李狄三對支委說:“請同志們不要這樣逼我,大家的心意我領了,我都成了這個樣子了,還用什么藥?我的病我自己心里清楚,就別浪費藥了,臨死了就別再讓我背著個不執行黨的決議的名聲了,我懇求同志們把手放下吧。”

1951年5月28日,李狄三病逝,年僅35歲。李狄三的日記最后一頁是他的遺言:“曹海林、彭清云同志:我可能很快就不行了,有幾件事需請同志幫助處理。1.兩本日記是我們進藏后積累的全部資料,萬望交給黨組織。2.幾本書和笛子留給陳干事。3.皮大衣留給五瓜同志,他的大衣打獵時丟了,茶缸一只留給郝文清,幾件衣服留給炊事班的同志,他們的衣服爛得很厲害。4.金星鋼筆一支,是南泥灣開荒王震旅長發給的獎品,如有可能請組織上轉交給我的兒子五斗。還有一條狐貍尾巴是日加木本送的,請轉給我的母親。”5月29日,王震、郭鵬、王恩茂等都發來唁電。1952年阿里騎兵支隊成立后,根據王震的指示,重新遷葬李狄三。今天,到阿里獅泉河的向陽坡,就可以看到“李狄三烈士之墓”。西藏和平解放后,中央軍委追授李狄三“人民英雄”榮譽稱號。

與獨立騎兵師后續部隊會合,完成解放阿里地區的任務

在與阿里噶本代表的談判中,先遣連很注意尊重西藏宗教和民族習慣,并在此基礎上成功地與噶本政府達成了協議。1950年11月下旬,阿里噶爾本派代表才旦朋杰以全權代表的身份,與先遣連進行了三天的談判,達成了《五項協議》。協議主要內容有:噶本政府承認人民解放軍進駐改則江索郭,并盡力協助人民解放軍和平進軍阿里;人民解放軍保證尊重藏族風俗、宗教信仰,實行民族平等,保護僧俗生命財產安全;人民解放軍保護藏民利益,不買藏民一粒糧、一斤鹽;人民解放軍保證尊重地方政府,不干涉其任何行政管理和內部事務等。這是人民解放軍進軍西藏過程中與西藏地方政府達成的第一個協議。

1951年5月23日, 《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于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簡稱《十七條協議》) 簽訂后,中央決定各部隊要加快進藏,盡快盡早落實和平協議。5月29日,毛澤東電令西北局:“新疆進軍阿里的先遣部隊,要繼續擔負起偵察、進軍到噶大克的任務。”新疆軍區獨立騎兵師師長何家產接到中央命令后,經再三考慮向喀什和新疆兩級軍區提出了自己的建議:“過冬之后,先遣連人員馬匹傷亡過半,目前戰斗力尚未恢復,進軍噶大克之任務,建議由安子明部擔負,英雄連應繼續留駐扎麻芒堡休整為宜。”王震司令員接電后,當即批準了何家產的建議,并指示:“盡快組織護送傷病員回新疆治療。”5月30日,獨立騎兵師下達“安子明部之一連兵力接替先遣連之任務,擔負偵察進軍噶大克之道路”的命令。

消息傳來,曹海林、彭清云立即召集先遣連干部開會,一致要求向上級申請繼續擔負先遣任務,當進軍噶大克的尖兵。6月1日,先遣連全體官兵聯名致電獨立騎兵師黨委,堅決要求擔負進軍噶大克的先遣任務,得到騎兵獨立師的批準。6月2日,由先遣英雄連45名官兵組成的進軍噶大克先遣分隊,在阿里改則縣扎麻芒堡成立。6月6日,先遣分隊和安子明部共同誓師出征。當天,先遣分隊分兩個梯隊,踏上了進軍噶大克的征程。6月7日,安子明率部隨后出發,和平解放阿里首府噶大克的進軍正式拉開序幕。6月18日,在彭清云的帶領下,先遣連迅速進抵岡底斯山主峰岡仁波齊峰腳下,突破“生命禁區”的冰山雪峰,于6月29日抵達藏北重鎮普蘭宗(今屬普蘭縣),接著又揮師北上。8月3日,安子明部和彭清云部會師,進駐阿里首府噶大克。經過一年零三天的艱苦進軍,新疆軍區獨立騎兵師圓滿完成了黨中央交給的“挺進藏北,解放阿里”的任務。1951年10月,在完成剿匪任務后,根據中央布置,以4個連380余人的兵力,組建阿里騎兵支隊,安子明任支隊長,下轄4個連隊,擔負起了落實《十七條協議》和設卡戍邊任務。

毛澤東贊揚先遣連是“蓋世英雄”

毛澤東、周恩來等中央領導也一直關注著挺進阿里的先遣連。

先遣連進駐阿里后,于1950年11月初和阿里噶本代表進行了成功的談判,達成了《五項協議》。先遣連將噶大克首領赤門色給中央的信通過新疆軍區轉呈中央軍委。毛澤東于12月30日專門給阿里噶本寫了一封親筆信,對阿里地方政府與進駐阿里的解放軍部隊合作共事的友好態度表示贊賞:“我很高興,知道你們同到達你們那里的人民解放軍結成了朋友。”毛澤東對阿里噶本統戰的重視,極大地推動了阿里的和平解放。

毛澤東在得知先遣連的英雄壯舉后,連連稱贊他們是“蓋世英雄”,“威震印巴東南亞”。周恩來說“新疆進藏那個連很英勇、很悲壯”。1951年2月5日,毛澤東致電王震,稱“先遣連既然如此困難,請考慮于開山后將該部隊撤回新疆,爾后新疆解除入藏任務,你是否同意盼告。”

先遣連的事跡使王震幾次感動得落淚,曾說“死的人太多了,毛主席還批評過我”。王震為先遣連向西北軍區親自起草請功電報。不久,王震再次發電報給西北軍區,為先遣連全體官兵請功,稱先遣連:“歷盡我軍長征以來最大之不幸,最重之苦難。”

1951年1月30日,西北軍區決定授予先遣連“進藏先遣英雄連”榮譽稱號,并為全體同志各記大功一次。自中國人民解放軍1927年成立以來,為一個整建制連隊每人記一等功一次,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

本文內容僅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

請支持獨立網站紅色文化網,轉載請注明文章鏈接-----http://www.erjutm.live/wzzx/llyd/ls/2019-07-08/57518.html- 紅色文化網

獻一朵花: 鮮花數量:
責任編輯:寒江雪 更新時間:2019-07-09 00:06:09 關鍵字:歷史  理論園地  

話題

推薦

點擊排行

鮮花排行


頁面
放大
頁面
還原
版權:紅色文化網 | 主辦: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小屯路8號院 | 郵編:100040 | 聯系電話:010-68670060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 備案序號:京ICP備13020994號
体彩p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