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文化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理論園地 ->

歷史

收藏 | 打印-復制 | | | 獻花

張國華兩降及時雨

時間:2019-07-12 00:01:11   來源:雙石茶社   作者:    點擊:

張國華兩降及時雨

  

雙石:張國華兩降及時雨

解放戰爭時的張國華(豫皖蘇軍區副司令員,后任第十八軍軍長)

旱路不成走水路——這是一道及時雨

華東野戰軍把黃百韜摁倒在地的同時,國民黨軍華中集團黃維兵團也開始東進援徐。

國民黨軍華中集團派出援徐的隊伍是第十二兵團黃維部,這是國民黨軍的一支勁旅,裝備很強,戰力也不俗,共編有第十、第十四、第十八、第八十五軍及一個快速縱隊,共12萬余人。這樣一支勁旅如果能在短時間內趕到徐蚌戰場,對華東野戰軍的殲擊黃百韜兵團的作戰,肯定會產生極為不利的影響。

早在華東野戰軍南下隴海路發起戰役之前,中原野戰軍和豫皖蘇軍區首長即對國民黨軍華中集團的黃維兵團有可能東援的情況有所預計和布置:11月1日,中原野戰軍首長命令正位于西平、遂平地域的中原野戰軍第一縱隊第二十旅暫歸豫皖蘇軍區指揮,兼程進至駐馬店以東抗擊黃維兵團東進,第二十旅旅長吳忠受命后,即率部以急行軍晝夜兼程,于11月5日后進至洪河東岸之廟灣,隨即與豫皖蘇第三團和騎兵團構筑工事,準備執行阻滯黃維兵團的任務[1];11月2日,豫皖蘇軍區司令部電令黃維兵團東援可能經過的第七、八、四軍分區,要求發動群眾破壞鐵路.控制汝、洪河船只、橋梁、渡口,如十二兵團逼近,將船帶走或沉沒,橋梁予以破壞,并轉入敵后襲擾之。[2]

中央軍委和正在指揮中野野戰軍主力進行汴徐-徐蚌線作戰的劉伯承、陳毅、鄧小平(劉伯承于11月10日趕到拓城與陳毅鄧、鄧小平會合),一直就在關注著黃維兵團的動向。在確認黃維兵團于出援動向后,中原野戰軍首長即下達了遲滯、阻擊其東進的命令:豫皖蘇軍區第八軍分區第三團、騎兵團配合第二十旅在洪河兩岸布防;第七軍分區第三十四團、第四軍分區第七團兼程西進,迅速趕至洪河參加阻擊。其部署是:第八軍分區三團、騎兵團及部分縣大隊沿洪河東岸阻擊;正面阻擊由第四軍分區第七團和第二十旅擔任;第七軍分區騎兵大隊繞敵側襲擊;第六軍分區第十二團也要參加阻滯作戰。[3]

但此后一連幾天,廟灣地域除了有敵機天天臨空轟炸掃射外,并未見到東進的黃維兵團主力;13日傍晚,經豫皖蘇地方部隊報告始得知,黃維兵團已獲悉我軍擬在廟灣地域阻援的信息,故決定兵分兩路,繞道從新蔡附近渡過洪河,直奔阜陽。這些天的空軍轟炸和掃射,是為了隱蔽其繞道東進之企圖……

雙石:張國華兩降及時雨

解放戰爭時期的吳忠(淮海戰役期間的中原野戰軍第一縱隊第二十旅旅長,后來的第十八軍第五十二師師長)

二十旅旅長吳忠、政治委員劉振國當即向前指發電報告情況,并令部隊撤出廟灣一線河防,連夜以強行軍向界首方向前進,與黃維兵團平行賽跑,爭取搶在前面堵住他們。部隊剛一上路,軍區前指的電報也來了——豫皖蘇軍區首長得到黃維兵團主力已從新蔡渡過洪河的消息后,立即電令第二十旅撤出陣地,與豫皖蘇部隊第七團晝夜向泉河左岸開進,又令騎兵團、三團尾敵襲擾,以疲憊敵軍,減緩其行進速度。

黃維兵團從新蔡向阜陽前進期間,遭到了豫皖蘇八、四分區部隊的阻滯和截擊,行軍速度并不快。但因其已先于二十旅等阻援部隊主力渡過洪河和泉河,吳忠他們即或以強行軍趕赴穎河,走的也是“弓背”,肯定難以在已行“弓弦”的敵軍之前趕到阜陽。二十旅旅長吳忠當然明白這個道理,所以越是往前趕,心里就越是著急上火,但又實在想不出什么別的辦法來……

于是有人提議騎馬,可全旅就那么幾匹馬,就算全集中起來也不夠一個連使用——就算這個連能及時趕到,也難以完成阻敵滯敵的任務啊……,然后又有人提出找船:穎河是一條終年運貨暢通的河道,沿穎河順水乘船由北向東南,肯定比騎馬快得多……

這倒是個好主意,吳忠等馬上就派出參謀和偵察人員出發去找船。

可一時半會能找到這么多船和船工么?吳忠等也沒有把握。

正作難間,豫皖蘇軍區副司令員張國華趕來了。

多年后,吳忠回憶道:

【黑沉沉的夜,北風新凄厲地叫著。部隊仍然不停不息地向前急進。遠處隱隱傳來馬達的嘶叫,在荒涼的深夜里,聲音分外清晣,原來是豫皖蘇軍區副司令員張國華來了。他和我們旅幾個領導同志一起走進路旁一間茅草屋。張司令員聽取了我們的情況報告,當我們談到已派人去穎河找船的時候,他輕松地笑了:“是啊,是??!我就為這來的。我們要向敵人奪回主動權!旱地走不贏,水上走!”
“水上?”原來上級早想到了這一著。
“是的,水上!”張司令員[4]點點頭:“敵人有車有馬,我們有腿,有船。”[5]】

原來這個情況已在劉伯承、陳毅、鄧小平等預計之中,他們在獲悉十二兵團已到達洪河一線的信息后,為使二十旅等部隊能趕在其前頭,在阜陽一線利用穎河占領陣地,阻擊一二天,以便中野主力在渦(陽)、蒙(城)及其以北一線展開,以應對黃維兵團,保障華東野戰軍主力的隴海路作戰,急令豫皖蘇軍區副司令員張國華迅速趕往界首,部署組織船只和船工,水運阻援部隊趕往阜陽的工作。[6]張國華隨即趕往沈(丘)界(首)大道,通知吳忠等率部到界首趕船,然后趕往界首部署工作。

13日清晨6時,中央軍委致電劉伯承、陳毅、鄧小平和華東野戰軍首長,根據黃維兵團“十四日可到太、阜,估計十五日休息一天,十六日即可能由太、阜向亳縣、渦陽、永城前進,策應邱李之突圍”之動向,以及“在黃百韜、孫元良被殲之后,估計蔣介石必迅速命令邱李突圍,其突圍方向必是黃維所在地之太、阜或亳、渦、永”之可能,要求中原野戰軍二、六縱隊兼程前進,趕在黃維兵團之前,“由正面阻止黃維向亳、渦、永前進”,而豫皖蘇分局書記宋任窮則“立即動員一切可用的武裝力量,在太、阜、亳、渦、永中間地區迅速破壞黃維通路上的橋梁道路,遲滯黃兵團行動”。[7]

14日上午,張國華副司令員帶著一個騎兵班趕到界首,逕到市政府部署“組織船只,準備干糧”的工作,爾后又派界首市政委秘書齊世欽趕往二十旅等部隊的來路,通知吳忠等所率部隊一到界首,即行上船啟渡。[8]當日黃昏時分,二十旅等部隊趕到界首渡口,果然老遠就望見一排排一行行的船只,船工們也紛紛招手:

【“同志,快上船!”】

于是乎,順風又順水,吳忠等率阻援部隊連夜乘舟而下,直奔阜陽。

吳忠當時可能還不知道,就在張國華副司令員趕到界首部署水運工作的差不多同時,劉伯承、陳毅、鄧小平已經開始打“拿下黃維”的主意了——當日10時,劉陳鄧向中央軍委和華東野戰軍首長發出急電,通報“黃維今寒(14)日先頭可到阜陽,明刪(15)日其三個軍可集結阜、太及其以西地區,其八五軍兩個師及十軍一個后調師,須篠(17日)、巧(18日)才能趕到阜陽。我二縱、六縱、劉金中[軒]部四萬余人,于銑(16)、篠(17)日可集結亳州以南。張國華率七千人扭擊黃維”等情況后,也對黃維兵團到達阜陽后的三種可能的動向及應對方案作出預估,并針對黃維兵團對華東野戰軍隴海路作戰威脅最大的“出永城或宿縣”的可能動向,提出了“我以集中一、二、三、四、六、九及華野三、廣共八個縱隊,殲擊黃維為上策”的建議。

——這個建議付諸實施的前提是:首先要把黃維兵團遲滯并隔離于主戰場外,以保障華東野戰軍主力盡快“拿下黃百韜”。

15日一大早,二十旅前衛第六十二團趕到了阜陽渡口,剛一下船就把黃維兵團第十八軍先頭搜索部隊堵了個正著,當即將其擊潰,先期控制了穎河東岸,后續部隊也陸續到達。隨后,豫皖蘇軍區調來的三分區五團也趕來參加阻擊戰。豫皖蘇軍區七團和五團均歸二十旅統一指揮。5個團利用穎河在左岸大堤之正斜面,在接近水面附近搶修工事。

當日,十二兵團本隊到達后,在飛機、炮火掩護下多次實施強渡,均為二十旅等部隊在其半渡時所擊退。16日,十二兵團向下游選擇渡河點繼續強渡,二十旅則實施兵力機動,予以迎頭阻擊,十二兵團也未能渡過穎河。

17日,二十旅等部隊奉命撤離穎河一線。

十二兵團由阜陽繼續前進時,第六軍分區奉命以十二團進至阜蒙公路上之馬店子附近淝河一線繼續予以阻擊。十二團(轄兩個營)于16日進到馬店子附近布防。17日,十二兵團沿阜、蒙公路而來,十二團以一營(附團機炮連)從正面迫使其先頭部隊及早展開,以二營從側后,并組織十多個小分隊從兩側進行襲擾,特別是以火力急襲阻止十二兵團在淝河上架橋等手段,于17日在淝河一線阻擊一天。

至此,第二十旅和豫皖蘇軍區部隊完成了阻擊黃維兵團1~2日的任務。[9]

雙石:張國華兩降及時雨

旱路不成走水路——中野20旅阜陽阻擊黃維兵團

“土八路”馳援蚌西北——這是第二道及時雨

雙石:張國華兩降及時雨

前排:左:張國華(豫皖蘇軍區副司員,后任十八軍軍長);右:譚冠三(豫皖蘇軍區八分區司令員,后任十八軍政治委員)

后排:從左至右,陳明義(豫皖蘇軍區謀長,后任十八軍參謀長);陳致明(十八軍后勤部副部長兼衛生部長);賴榮光(十八軍后勤部副部長兼供給部長);劉振國(原中野二十旅政治委員,后任十八軍政治部主任)

淮海戰役的第二、第三階段的主要戰事,都是豫皖蘇軍區地域內發生的。

豫皖蘇軍區的來由是這樣的:1946年10月19日,中共中央批復晉冀魯豫軍區,將冀魯豫軍區第六軍分區(水東軍分區)與華中軍區第八軍分區合并成立豫皖蘇軍區,歸晉冀魯像軍區建制。12月12日,豫皖蘇軍區成立。機關設司令部、政治部、供給部、衛生部,轄蕭縣獨立旅和第一、第二、第三軍分區。其中,第一軍分區由冀魯豫軍區第六軍分區改稱,將淮陽、鹿邑、太和、周家口一帶劃為第二軍分區;組建豫皖蘇軍區獨立旅。12月下旬,中共豫皖黨委和豫皖蘇軍區決定,將華中軍區第八軍分區改稱豫皖蘇軍區第三軍分區,同時撤銷蕭縣獨立旅。這個時期,全軍區基干武裝團共有9個,加上各級機關直屬分隊和縣區武裝,總兵力計有14178人。

1947年10月11日,豫皖蘇軍區決定,成立第四軍分區。13日,成立第六軍分區。23日,成立第五軍分區。1948年2月28日,華東野戰軍第三縱隊第七師師部根據中共華東野戰軍前委11月下旬決定,編入第三軍分區;第四縱隊第十一師第三十三團,第八縱隊二十四師師部及第七十一團編入第五軍分區,撤銷第七、第二十四師番號。5月9日,中共中央、中央軍委決定,重建中原軍區,豫皖蘇軍區劃歸中原軍區建制,升級為二級軍區。25日,豫皖蘇軍區決定,成立第七、第八軍分區。11月6日,豫皖蘇軍區決定,成立開封警備司令部由豫皖蘇軍區兼。組建豫皖蘇軍區獨立旅。1月下旬,中共豫皖黨委和豫皖蘇軍區決定,將華中軍區第八軍分區改稱豫皖蘇軍區第三軍分區,同時撤銷蕭縣獨立旅。粟裕兼任司令員,張國華、畢占云任副司令員,宋任窮兼任政治委員,吳芝圃任副政治委員,陳明義任參謀長,王幼平任政治部主任。第一軍分區司令員戴文賢、代政治委員鄭華;第二軍分區司令員李國厚、政治委員李中一;第三軍分區司令員張忠、政治委員壽松濤;第四軍分區司令員宋文、政治委員李一非;第五軍分區司令員王建清、政治委員王其梅;第六軍分區司令員李浩然、政治委員洪流;第七軍分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張太生;第八軍分區司令員匡斌、政治委員譚冠三;獨立旅旅長金紹山。

這個時期,豫皖蘇軍區下轄8個軍分區(各轄有1~3個團)和一個獨立旅,轄區內68個縣大部分建縣大隊,每個區都有區中隊或區小隊,總兵力發展到7.7萬余人。

豫皖蘇軍區部隊都直接或間接地參加了這場大決戰——從破襲、追堵到阻援。

其中最緊張最激烈的戰斗是蚌西北阻擊戰——豫皖蘇部隊又降了一道及時雨。

11月30日晚上,徐州杜聿明集團西撤;12月1日,華東野戰軍和豫皖蘇、冀魯豫軍區地方部隊全力追堵——杜集團塊頭太大,非得“全力”不可,留在蚌西北應對蚌埠李延年、劉汝明的只有華東野戰軍第六縱隊王必成部。六縱在第一階段作戰減員7000余人,整補尚未完成,如果蚌埠集團得到了宋希濂兵團的增援,那么人民解放軍在這個方向上受到的威脅相當嚴重。所以,總前委三常委不得不從包圍黃維的部隊抽出了第二縱隊陳再道部與華野第六縱隊合力應對之。同時,還急令豫皖蘇軍區副司令員張國華率豫皖蘇軍區三個團和豫西軍區兩個團晝夜兼程,從徐西趕往蚌西北參加阻援,華東野戰軍也派出渤??v隊一個師趕來擔當阻援預備隊。

這是人民解放軍方面在這次大決戰出現的第二次兵力使用“瓶頸”。

1948年12月6日辰時,正指揮華東野戰軍圍殲杜聿明的粟裕急電總前委劉陳鄧首長:

【使我耽心者,唯六縱正面太寬,有劉汝明、李延年突破該縱防線之虞,勢將影響鈞部對黃維之作戰,因此,除中野二縱加強六縱外,建議張國華所率之五個團大部或全部南下,加入對劉李之阻擊作戰,如同意,請鈞部直接令調。[10]】

實際上,總前委三常委已經關注到了這個前況,粟裕這份電報發出的日前,他們就已令張國華副司令員所率的豫皖蘇軍區3個團和豫西軍區兩個團緊急馳援蚌西北阻援戰場:

【粟陳張,鄧李,并報軍委:
栗陳張六日辰時電悉,我們已調張國華率五個團九千多人東來參加阻擊劉李作戰,今(七)夜可到界蒲集,明(八)夜趕來大營集以東。同意栗陳張所提鄧、李抽調部隊在商水、項城線設防,請鄧李具體計劃部署,分別令行,并將布置情形分告粟陳張及我們。
劉陳鄧
七日辰時[11]】

張國華是12月5日即奉劉陳鄧命令率部出發趕往蚌西北前線的。

此前,為防堵徐州杜聿明集團沿隴海路西竄,他奉命緊急收攏沿線保護城市和兵站的部隊,“在碭[山]、夏[邑]、商丘、柘城、蘭封線布置,阻擊遲滯敵人”[12]。因杜聿明途中轉向永城,這個預設的阻擊線又變成了二線陣地。

史載:

【豫皖蘇軍區受命后即組成指揮部,率本區之七十一團、一團、三十六團,豫西軍區兩個團由商丘以東之王集、杜集出發,經5日急行軍,于12月9日夜進至包家集、高王集一線,第2日中午即投入戰斗,當晚5個團全部接替了華野六縱隊、中野二縱隊之包家集小集、前后喬家、松林子一線約30里之防線,決心阻擊敵于包家集至高王集一線地區,不使其前進。[13]】

這是一道很及時很及時的及時雨。正在承受很大壓力的陳再道、王必成看到這支萬余人的部隊及時趕來一定是喜出望外——他們這兩個縱隊都是前一階段作戰損耗很大且尚未得到及時補充。

張國華這位名聲并不算顯赫的將軍其實是個很壓秤的人物,經常扮演的就是這種“及時雨”的角色——就在他們趕到戰場并接守防務的當天,華東野戰軍代司令員兼代政治委員粟裕再次急電總前委三常委,通報了最新敵情:

【據參考消息稱:宋希濂兵團已到浦口,正向蚌埠開進,蔣緯國亦到蚌指揮戰車向北進犯。我們最擔心對李延年阻擊兵力不能勝任(因六縱王江部自戰役以來,傷亡七千余人,骨干太弱,人數不充),萬一出亂子,勢必影響對黃維之作戰。除已抽出渤縱一個師南去參加阻擊李、劉兵團外,已令江淮兩個旅及先縱(譚啟龍所率之先縱尚在淮南路西未能渡江)積極在浦蚌段行動,打擊敵人后方,以箝制李、劉、宋兵團。但據密息,杜聿明曾向蔣建議,從西安、臺灣及甘肅抽調幾個軍空運蚌埠,組成一個兵團,與李延年、劉汝明、宋希濂合股北援,才能挽回危局等情。目前中野及華野已分成三個戰場作戰,兵力均感不夠,不論杜之建議是否能實現,即宋希濂兵團趕到,則南線阻擊李延年、劉汝明之部隊即可能出亂子。為此,我們建議再由此間抽出一部分兵力,以求先解決黃維。[14]】

粟陳張電陳所獲悉的這些信息基本屬實。蔣二公子緯國上校的確已率戰車第二團參加蚌埠方面的作戰,宋希濂兵團東調援徐之議再次被提起,宋本人也來到南京待命。雖然宋部最后并沒有調成,但這個信息對人民解放軍方面的壓力還是很大的。[15]

有蔣二公子戰車部隊參戰且“監軍”,蚌埠援黃部隊打得也十分賣力!

所以,蚌西北這場阻擊戰也打得相當艱苦:

【阻擊戰于12月10日24時全線展開。我阻擊部隊當面之敵為李延年的3個軍(如上述),10日、11日兩天,敵九十九軍附坦克12輛向我像皖蘇軍區部隊防守的包家集南線之施新莊、豆腐店、崔莊陣地進攻,反復爭奪兩日,敵毫無進展。11日黃昏,敵主力五十四軍攻占我前后喬家、小集、松林子等前沿陣地,遭我二梯隊有力反擊,未能向縱深發展。1日,敵集中五十四軍、九十九軍主力附坦克12輛在其兩軍全部炮火和空軍機群的掩護下,猛攻我谷堆沿、姚莊、龍王廟、張莊、沈莊陣地,企圖于中央突破,瓦解我整個防線。從12日至15日敵我在不到10華里的正面上,反復爭奪姚莊、沈莊、崔大郭、龍王廟陣地.這4天是阻擊戰中最緊張、最劇烈的階段。4天的反復爭奪戰,敵前進不足兩華里,我七十一團陣地只后退半華里,失掉半個村子。與此同時,我左、右兩翼之友鄰部隊也取得了抗擊敵三十九軍的勝利。15日夜,黃維兵團被全殲。16日阻擊戰進入尾聲,我曾預想誘敵深入,求殲其一部,敵聞黃維兵團被殲,乃連夜迅速南逃,退縮于蚌埠一線。至此,對李延年兵團之阻擊戰遂告結束。此役,我斃、傷、俘敵4,000名,我亦傷、亡、失蹤近2000人。(整個阻擊戰共殲敵1000余人)
這次阻擊戰歷時7天,我參戰部隊除七十一團外全屬地方游擊團,缺乏正規大兵團作戰的經驗,且又從不同地區不同建制調來,臨時組成一個作戰單位,指揮機構極不健全,通訊、交通工具缺乏,增加了阻擊戰中的不少困難。但我廣大指戰員斗志昂揚,不斷總結戰斗經驗,經受了極大的考驗和鍛練,以寸土必爭的英勇頑強精神,阻住了李延年兵團北援,保障中野主力全殲了黃維兵團。同時,部隊大兵團作戰的戰術、技術水平也得到了相應的提高。[16]】

雙石:張國華兩降及時雨

我軍繪制的淮海戰役第二階段態勢略圖——的確太略,蚌西北那一塊看不出啥眉目來

張國華這次帶來的部隊中,豫皖蘇五分區第七十一團是原華東野戰軍“地方化”的第八縱隊第七十一團——第八縱隊在國民黨軍悍將邱清泉口中有“排炮打不動,一定是八縱”的口碑,戰斗力相當頑強;豫西軍區的第三十四、三十五團也是中原野戰軍第九縱隊“地方化”的主力兵團,戰斗力也很不俗。據西藏軍區編撰的《豫皖蘇軍區戰史》記載,豫皖蘇和豫西軍區部隊在這次阻擊戰中,將蔣二公子的戰車部隊打扒窩的坦克在10輛以上,其中5輛是第七十一團在一個小時內打壞的。

事關蔣家江山,蔣二公子這次參戰十分驍勇,而且很有責任心,但凡被打壞的坦克一定要拖回去——這實際上又要增加傷亡,弄得參戰各國軍部隊對其所部互相禮讓,誰也不敢與之搭當或用作配屬。筆者目前能找到的戰車部隊被打壞又未被拖回的坦克圖片,只有華東野戰軍第六縱隊打壞且繳獲的一輛——筆者找“兵器控”們作了判讀,是一輛美式M-3型坦克。

史載:

【在淮海戰役期間,豫皖蘇全區部隊、民兵和地方工作人員,共斃、傷、俘國民黨軍18789人,繳各種炮45門,輕機槍215挺,長短槍2143枝,各種子彈24.4萬余發,及電臺2部、報話機12部,勝利完成了中野司及總前委賦予的各項戰斗任務。[17]】

國民黨軍史政編譯局所撰《勘亂戰史》所列人民解放軍蚌西北作戰的參戰部隊中,并沒有列出豫皖蘇軍區、豫西軍區的“土八路”,看來他們數十年后也沒鬧明白:在蔣二公子戰車部隊助力之下卻始終拱不下的“共軍”中,有這么一一支地方“土共”。實際上這也很容易理解,豫皖蘇和豫西軍區部隊接防的陣地是原中原野戰軍第二縱隊和華東野戰軍六縱隊結合部的陣地,豫皖蘇和豫西軍區部隊中又各有原中野和華野“地方化”的主力兵團,國民黨軍史政編譯局數十年沒拎清爽,應屬正常范疇。

雙石:張國華兩降及時雨

國民黨軍史政編譯局繪制的蚌西北作戰要圖,比我軍的詳細得多,缺點是沒有標示出豫皖蘇“土八路”的防御地段,筆者只好自己標一哈

注釋:

[1]郗晉武:《淮海戰役阻敵十二兵團東進》,《阜陽史話》第8輯第59頁。

[2]中國人民解放軍西藏軍區編印《豫皖蘇軍區戰史》,1992年,第147~第149頁,轉引自《淮海戰役史料匯編·戰役卷(上)》第287~第288頁,國家圖書館出版社2013年4月第1版。

[3]中國人民解放軍西藏軍區編印《豫皖蘇軍區戰史》,1992年,第147~第149頁,轉引自《淮海戰役史料匯編·戰役卷(上)》第287~第288頁,國家圖書館出版社2013年4月第1版。

[4]豫皖蘇軍區司令員由華東野戰軍副司令員粟裕兼,但粟裕并未到職,主持軍區工作的一直是副司令員張國華,,張又是豫皖蘇升級為二級軍區之前的司令員,所以軍區部隊和在此間作戰的各野戰軍主力部隊指戰員通常都直呼張國華為“張司令員”。

[5]吳忠:《飛舟堵黃維》,《阜陽史話》第8輯第54頁。

[6]中國人民解放軍西藏軍區編印《豫皖蘇軍區戰史》,1992年,第147~第149頁,轉引自《淮海戰役史料匯編·戰役卷(上)》第287~第288頁,國家圖書館出版社2013年4月第1版。

[7]《阻止黃維部向亳縣渦陽永城前進(1948年11月13日6時)》,《毛澤東軍事文集㈤》第206~第207頁,軍事科學出版社、中央文獻出版社1993年12月第1版?!秳⒉?、陳毅、鄧小平關于殲擊黃維兵團之作戰方案致中央軍委等電(1948年11月14日10時)》,《淮海戰役綜述·文獻·大事記·圖表》(中國人民解放軍歷史資料叢書編審委會員)第137頁~第138頁,解放軍出版社1989年12月第1版。

[8]齊世欽:《組織船工支前,阻擊黃維兵團》,《阜陽史話》第8輯第62~第63頁。

[9]中國人民解放軍西藏軍區編印《豫皖蘇軍區戰史》,1992年,第147~第149頁,轉引自《淮海戰役史料匯編·戰役卷(上)》第287~第288頁,國家圖書館出版社2013年4月第1版。

[10]《對杜集團由追擊截擊調整為攻擊部署(1948年12月6日)》,《粟裕文選㈡》第683頁~第684頁,軍事科學出版社2004年9月第1版。

[11]《劉伯承、陳毅、鄧小平關于已調張國華率五個團東來參戰致粟裕、陳士榘、張震、鄧子恢、李達并報中央軍委電(1948年12月7日辰時)》,黃玉章:《淮海戰役的運籌謀劃》第193頁,國防大學出版社1998年8月第1版。

[12]《豫皖蘇軍區部隊立即阻擊遲滯徐州逃敵(1948年12月1日)》,《粟裕文選㈡》第671~第672頁,軍事科學出版社2004年9月第1版。

[13]《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五兵團暨貴州軍區戰史》第205頁,貴州軍區黨史辦1991年11月編印。

[14]《建議華野再抽一部分兵力先解決黃維(1948年12月10日)》,《粟裕文選㈡》第685頁~第686頁,軍事科學出版社2004年9月第1版。

[15]《鷹犬將軍——宋希濂自述》第279~第289頁,中國文史出版社1986年7月第1版。

[16]《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五兵團暨貴州軍區戰史》第205~第206頁,貴州軍區黨史辦1991年11月編印。

[17]《豫皖蘇邊區革命史》第348頁,河南人民出版社2001年7月第1版。

本文內容僅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網站立場。

請支持獨立網站紅色文化網,轉載請注明文章鏈接-----http://www.erjutm.live/wzzx/llyd/ls/2019-07-11/57566.html- 紅色文化網

獻一朵花: 鮮花數量:
責任編輯:寒江雪 更新時間:2019-07-12 00:01:11 關鍵字:歷史  理論園地  

話題

推薦

點擊排行

鮮花排行


頁面
放大
頁面
還原
版權:紅色文化網 | 主辦:中國紅色文化研究會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小屯路8號院 | 郵編:100040 | 聯系電話:010-68670060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 備案序號:京ICP備13020994號
体彩p3试机号